设为首页

仁信电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348|回复: 0

成都:手游第四城的泡沫与坍缩

[复制链接]
a
1 1
  @ME: 
发表于 2015-4-10 15:35:3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导读:移动互联网时代,大爆发之后急转直下的剧情每天都在发生,成都手游圈也没能免俗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
074240234312.jpg

074240234312.jpg

  2014年上半年的成都天府软件园,汇集了大大小小近千家手游公司,刚刚从北京南下创业的石星琦也是他们其中一员。泡茶馆、打麻将、吃火锅时,“千万流水”这样的字眼随处可闻。
  短短一年之后,如今的成都手游圈比起那时沉默了许多。解散了团队准备回北京的石星琦站在软件园门口,环顾四周,那些意气风发、谈笑风声的人们仿佛都不知去向,偌大的软件园里,熟人越来越少了。
  手游第四城的崛起
  位于成都高新区南部园区核心地带的天府软件园,可以说是成都手游的主战场。
  早在2012年6月,成都高新区在全国率先出台了《成都高新区加快移动互联网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》,从房租减免、税收奖励、人才补贴等方面对创业企业进行支持。其中更有明确的条款表示,将按投资金额的5%对被投企业进行项目扶持,最高可达100万元。
  这些政策的出台吸引了不少投资人和创业者,从2013年下半年到2014年中旬,成都手游圈中已披露的创业投资案例达50起,投资金额超5亿元。其中,成都掌娱天下、成都好玩一二三和成都魔方在线均获得9000万元投资。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网秦科技在成都高新区设立了规模2亿元的五岳天下投资基金,并分别向成都掌沃无限和汉森信息投资1000万元和500万元。
  与此同时,腾讯、完美等一众手游大厂也纷纷落户成都,Google还联合四川大学在西部设立了首个Google开发者社区。
  眼看着手游市场的发展如日中天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活动心思,想抓紧时机追赶上这轮风潮,而资本的热捧与大厂的带头,进一步吸引了创业者追逐的步伐。创业场里的手游孵化器陆续建立,大街小巷遍布的创业咖啡厅接连开张,CP团队要么拿到投资进驻孵化器,或者干脆自掏腰包蜗居咖啡厅。他们信心满满、心无旁骛地投入到产品研发当中,只盼着产品完成后能够迅速卖个好价钱。
  来自成都高新区的数据显示,2014年中旬成都的手游公司已经有600多家。而根据业内流传的说法,鼎盛时期成都的手游CP数量实际上超过了1000家。那时的成都,被称为继北上广之后的手游第四城。
  旋踵而至的下坡路
  移动互联网时代,大爆发之后急转直下的剧情每天都在发生,成都手游圈也没能免俗。等到2014年下半年,成都手游圈已是另一番光景。业内传闻称,半年时间里,成都手游CP的数量已经从传说中的1000多家骤减至不足300家,这一数据记者已经从一些从业者口中得到了证实。越来越多的团队带着它们尚未完成的产品,不声不响地消失了。
  成都卡尔维科技曾经在天府软件园拥有两层楼的办公室,以自研产品为主。成名作为3DARPG《战神之怒》,其国内代理为云游,海外则代理给了Chillingo。代理金以及融资一到位,团队就迫不及待地开始了扩张。
  卡尔维的CEO杨存富在2013年7月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,那时的公司员工共300余人,包含12个研发团队,其中9个是在2012年收购的,2013年毛利预计可达5000万元。他预计未来三年公司会发展至500-1000人的规模,还将收购10多个团队。“为了下半年的收购之战,现在两层办公室当中,上面一整层办公室都是空的。”
 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,今年春节前夕,杨存富突然向员工口头宣布公司破产解散,此时的卡尔维只剩下40多名员工。盲目扩张之后过于巨大的团队规模,最终还是拖垮了这家公司。
  另一个更富话题性的例子是成都游戏工场。成都游戏工场是成都小伙伴基金下属平台,属于港交所上市公司云游控股Forgame的成员。2013年7月,公司进驻成都高新区天府软件园,专注打造手游研发的早期孵化平台。
  曾经的游戏工场,因其疯狂的投资行为而闻名。据媒体报道,号称手握2亿资金的游戏工场,其工作人员采用“扫楼”的形式,对成都的手游创业企业、团队逐一登门拜访,最快的一笔投资项目仅花费2、3天便敲定,其他投资项目平均周期也只有7天左右。从2013年10月到2014年4月,游戏工场对外宣布,第一阶段投入的资金超过1亿元,7个月内共投资了32个团队,平均下来几乎是每周一家的节奏。2014年5月,游戏工场完成了第一期的基础建设——办公面积达5000平方米,员工人数超过300人。
  然而从14年下半年开始,不断传出游戏工场旗下的团队解约和解散的消息。直到本周一,有媒体爆料曾经风光一时的游戏工场宣布破产。得知这一消息后,记者迅速向游戏工场员工求证,了解到的真实的情况是:游戏工场并未破产,而是它所投资的项目解散,同时其研发平台也裁掉了一大批员工。
  记者通过与一些曾接受过游戏工场投资并进驻了孵化器的CP交流,了解到了一些游戏工场内部的故事。
  2014年初,他们与游戏工场的负责人达成了口头协议,正式进驻了游戏工场的孵化器。刚开始一切都很顺利,游戏工场帮助他们解决了住房、办公的场地和设备。但在公司注册的过程中,他们发现,根据工场的规定,他们无权掌握自己公司的财务章、税务章、公章甚至法人章。也就说,游戏工场对外以投资的名义宣称,实际上是在以招聘的模式运作,他们成为了游戏工场内部的团队,团队成员按月领取工资。
  随着游戏开发进度一步步推进,问题开始暴露。最初的口头协议原本是他们专心研发,游戏工场负责运营,分成五五开。到后面却逐渐变成CP不但要自行背负产品,还要开始缴纳场地费、水电费,背负游戏工场本身消耗的公摊。
  这样的转变使得游戏工场旗下很多团队都敏感地认识到,游戏工场没有钱了。可问题在于,钱都到哪去了?很多团队根本就没有拿到投资,而是以发工资的形式团队进驻的,并且工资水平非常低。尽管团队领导人有自己定工资的权限,但游戏工场的行政管理部门会要求负责人把主创人员的薪资“控制得良性一点”。除此之外,投资协议里还有很多更加离谱的条款,例如获投资的公司负责人全年对公司财务的管理权限不能超过20万,同时全年不能给超过两名员工涨薪。
  面对这样的局面,不少团队逐渐心灰意冷,有些甚至没有解约就直接离开了。
  看起来游戏工场一直是在单方面压迫,但事情或许没有这么简单。记者试图向游戏工场的员工寻求解答,可是碍于身份他们并没有给出回应。随后,记者又联系了另一位成都手游圈内的投资人士,他向记者解释道:“这种情况确实会有,由于成都手游圈内早期存在不少投机分子,团队本身研发实力很差,却非常擅于讲故事,从投资人手中骗到钱就跑路,不少投资人深受其害,因此不得不提高警惕。”
  信任是基于双方,无论是开放者的欺骗,还是投资者的不放权,都是让双方无法真正达成合作的原因。然而,这种乱象也仅仅是整个成都手游市场的冰山一角。
  记者从部分创业者那了解到,一些公司在对待投资的项目和自家项目的待遇也是千差万别。某公司的研发负责人月薪超过4万,主美主程等职位的薪资也都在3万左右。而轮到投资项目的待遇,甚至还不到他们的一半。薪资上的不对称,在公司的上升期似乎也并不成问题,但是当面临公司变动的时候,这些问题会进一步放大双方的矛盾。尤其对很多外来创业者来说,这么多的问题让他们感到无力解决。
  在经历了种种混乱之后,成都CP团队的数量迅速锐减。3月11日,天府软件园创业场2015年第一期项目评审会的结果显示,与以往评审会手游项目独霸一方的局面不同,本期手游项目的比例首次下降到不足20%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仁信电脑,登录更精彩!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

QQ|小黑屋|仁信电脑 ( 备案中 )

JS of wanmeiff.com and vcpic.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, respect of, thank you!JS of wanmeiff.com and vcpic.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, respect of, thank you!

GMT+8, 2020-2-22 15:52 , Processed in 0.047584 second(s), 17 queries , File On.

网站维护:Jun

© 2001-2017 仁信电脑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